红豆糕与秋刀鱼

=默乐
沉迷于yuzu无法自拔*
凹凸吃安雷不拆不逆*
也吃嘉瑞嘉,金瑞*
太太的粮超好吃啊!
在各种坑里白嫖。

夭寿啦,搞出人命啦<中2>

ABO  双A

题目瞎起的。

果然我还是搞了2.....

私设以及上   中1

7厘米身高差哈哈哈哈哈嗝,我喜欢。

我真的....超想写帅气的打戏的!!可惜没这个功力。难过jpg.

-------------------------------------------------------------

“给我去死吧!安迷修!!!”

安迷修听到有人在喊。然后一个他熟悉无比的武器就高速砸了过来。

哦,是雷神之锤。

安迷修丢下烤串,翻身躲开攻击,而那个用着雷神之锤的人也迅速冲向他,二话不说,他抬起腿对着安迷修的脸上去就是狠狠一脚,情急之下,安迷修不得不用冷热流进行格挡,堪堪接住这一击。

雷狮借他的力放缓速度,稳稳落地。数据化的雷神之锤出现他身旁,俯视着单膝跪地,脸上沾着尘土的安迷修,心里的不爽快消失殆尽。

安迷修心疼自己刚烤好的烤串就这么没有了,而罪魁祸首还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说话的语气自然就带着些怒气:

“.......恶党,你又要干什么?”

雷狮在心底翻个白眼,我要干什么?我找你讨债来了我干什么?!把这小东西连同那天的帐一起算算啊?!

虽然这么想,但是面上还是没有这样讲,他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侵略且带有极强的攻击性,醇香的红酒里带有隐匿不住的杀意。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目光冰冷,用信息素压制着安迷修。

安迷修当然不会就这么任他欺凌,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实力强劲的aloha啊?于是同样的,他以锋利尖锐的气势,硬生生地抵着雷狮的威压,顺便还逐渐增加薄荷清凉,却寒意尽出的信息素。

这时的雷狮早已忘记了格瑞给他的忠告,他现在只想和这个实力相当的家伙痛快的打一架。毕竟,alpha之间由于性别的原因还是相斥的。

由于两人都是顶尖的alpha,在他们附近的参赛者都感受到对于他们来说相差了不止一个级别的威压,纷纷离开。

雷狮活动了一下肘关节,扬起一个火药味十足的笑容:

“安迷修.......好好打一场吧?”

被点名的人没有回答,却举起了手中的冷流剑,微微颔首。算是默许。

开玩笑,烤肉可是他好不容易狩猎成功的啊,怎么能这样就饶了这个恶党呢!

又是一轮信息素的对撞,二人都没落着什么好处,倒是由于冲击力使尘土飞扬。雷狮抓住时机先行进行攻击。

电流在他手中泛起丝丝火花,唤出雷神之锤。

安迷修蓄势待发,握紧手中的双剑。

一场两人之间的恶战一触即发。

..........

金拉住紫堂幻,兴奋地指着远处的天空:

“紫堂快看!那边又打雷又刮风的,天气突变啊!!”

紫堂幻抽抽嘴角,心道:到底还是不要告诉他,其实是某两位在打架吧....

.......................

格瑞抬眼瞥了不远处的天空,叹口气。

果然用言语跟那个家伙根本说不通......

嘉德罗斯撇撇嘴,朝着心不在焉的格瑞大喊:

“格瑞!跟我认真打一架啊!!”

.....而且这个疯子也.....

格瑞架起裂斩,认命似的与人对战。

回到雷狮与安迷修的战场。

  雷狮有意无意地避开躯干攻击的小动作引起安迷修的注意,本来心里盘算着如何找他的突破口,现在突然有了机会,安迷修也没多想,计算着如何才能近身攻击雷狮的腹部。

雷狮渐渐感到体力有些不支,怀/孕之后就没怎么太注重锻【nue】炼【cai】,而弊端却在这时候体现了出来。

该死...!

微微蹙眉,雷狮因为这个分了心,身体的攻击节奏一断,安迷修抓住这个空档,迅速靠近雷狮,到一定距离,他猛地一个肘击,击打在雷狮的胸腔处,在人还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在人腹部再补上狠狠一踹。拉开自己与他的距离,安迷修在原地紧盯着被踹出的雷狮,喘着气。

待尘埃散去,安迷修看见人躺在岩石边,岩石上还留有雷狮咳出的鲜血。

安迷修握着双剑,向着雷狮走去。

他看到这个平日里就算挨再重的伤都不会道一句话的恶党,躺倒在地面,蜷缩着身躯微微颤抖,手紧紧捂住小腹喘气。

安迷修站在雷狮边上,警惕地瞧着他。

雷狮双眼盯着别处的物品,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是从腹部传来的坠痛一遍一遍攻击他的神经,攻击他的泪腺。

好痛......真的好痛啊......

雷狮不明白,明明自己是想要,打掉他的啊?

——————tbc————
啊啊啊写到很仓促……
结果没写出我想的那种……我好失败……
超级想要评论!!!
算了……
难受……

@licadawn 
@三虎 

评论(30)
热度(180)

© 红豆糕与秋刀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