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糕与秋刀鱼

=默乐
沉迷于yuzu无法自拔*
凹凸吃安雷不拆不逆*
也吃嘉瑞嘉,金瑞*
太太的粮超好吃啊!
在各种坑里白嫖。

夭寿啦,搞出人命啦<后篇>

ABO  双A     *有生子*    

雷,慎入。

人物崩坏,我有罪。

私设满天飞。

私设以及上  中1  中2  

含微量帕佩帕。瑞嘉瑞。

卡雷亲情向。

哦顺便恭喜安雷tag第一!!

————————————————————————

01

  自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后,海盗团的伙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主要还是因为无论安迷修做出了什么样的菜肴,雷狮都吃不下去。于是....

卡米尔看着蹲在大哥身边哄他吃饭的安迷修,自己默默扒拉饭菜,并且无意听到桌对面帕洛斯对佩利的调笑。

“傻狗,光吃肉不行的啊,你看第五名给你做了蔬-菜-大-全呢。”

然后纠结于吃还是不吃的佩利开始一脸嫌恶地嚼起帕洛斯端给他的一盆,清炒苦瓜。

.......明明以前都是大哥哄我吃饭的...... 

卡米尔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吃甜点。

在安迷修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简称不要脸的劝导下,雷狮还是忍住闻到饭菜味就想吐的欲望,蹙着眉一口咬下前者递来的一筷子食物,鼓着腮帮子咀嚼。

老妈妈安迷修松了一口气。

肯吃就好,肯吃就好。

卡米尔放下餐具,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我吃饱了。”准备离开餐桌。

“卡米尔,把嘴擦了,洗个手再去拿甜点。”

雷狮咽下咀嚼完的食物出声提醒。说完就又陷入了和安迷修“我吃不下去”“你必须吃”balabala的嘴仗中。僵持不下。

卡米尔选择忽略他们,不过还是擦了嘴洗了手,径直去冰箱翻找甜品。

毕竟那里面塞得全是安迷修买回来的食材。

在怀上小东西两个月左右,雷狮的嗜睡是愈加严重。有时候和卡米尔一起窝在公寓的沙发上看大赛提供的无聊电影,他会看着看着就莫名其妙地眼皮打架,用不了多久,就不受控制地靠在卡米尔肩上睡过去。

据雷狮自己说,是有一股不知名的强大力量逼着他睡的。

这时佩利就会十分乖巧地听卡米尔话把老大抱回卧室,再轻手轻脚地关上门。

02

    雷狮觉得自己快长毛了,发霉的那种。整窝在海盗团的据点无所事事,卡米尔还不准他上竞技场。

简直没人性。只是身上多了块肉而已。

他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打开通讯看佩利发来的竞赛直播。

垃圾。

看了一眼正在对战的两人,雷狮内心评价。

然而这并不能缓解他想动手的欲望反而更加跃跃欲试。

“佩利。”

他对着屏幕边的那人叫到,后者听到转过头来看着他。

“你和帕洛斯打一场吧,那些鶸太弱了好无聊。”

被突然点名的帕洛斯朝着他点点头,然后向佩利勾勾手指。

“乖狗狗,陪你玩玩吧。”

“不要叫我狗!帕洛斯!”

两人点了对战,迅速进场。

现场的观众见不知何故消失了许久的海盗团又重新踏上竞技场,顿时现场的气氛就热烈了起来。

雷狮打了个呵欠,在屏幕外观战。

不错嘛,佩利的技能又提高了不少,帕洛斯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狡诈啊......

在他看的正起兴时,刷积分的安迷修回来了,他目前和海盗团处于绑定的状态,于是雷狮的积分也上升不少。

他紧盯着安迷修,良久

“去竞技场吗。”

是陈述句,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容拒绝。

后者脱下染着不知是野怪还是参赛者血污的衬衫,赤裸着线条分明的上身,一手攒着衣物,另一手糊一把脸。

“......行,不过你不准太认真而且也不准用全力.......还有得瞒着卡米尔。”

安迷修略作沉吟,跟他提出要求。话音刚落,他的恋人就直接消失。

他把换下的衬衫丢掉,进了浴室。

到竞技场的雷狮现在脑子里写满了后悔。

人要不要这么多。你们都很闲吗,不用刷怪赚积分的吗?

    处于兴奋状态下的佩利甚至准备丢大招,然而他却一眼看到了倏然出现在场上方俯视他们的雷狮。

然后一分心被帕洛斯狠狠踹了一脚,跌在场边。

“傻狗,打架的时候不要分心.......啊老大。”

帕洛斯顺着佩利的目光看向上方,微愣一下,朝那人挥挥手打招呼。

“快点结束。”

雷狮只说了四个字。

“啊呀。老大又不听卡米尔的话偷跑出来了哎,佩利你赶紧认输我们去支开他。”

“啊??是吗......不对为什么又是我认输啊?!”

“要是被卡米尔知道老大打架去了你的肉食券可就没了唷?”

“呃....啊啊啊!算了算了!”

帕洛斯靠近坐在地上的佩利,笑的人畜无害。后者烦躁的挠挠头发,最终泄气似的答应认输。

随着系统的一声“game over ”和扣除积分的提示,两人离开竞技场。

观众们不明所以,嘘声一片。

“刚刚那个人.....是大赛第四吧?!”

03

    安迷修看了雷狮发来的简讯,认命地掉头换方向。

           【换高级狩猎区】

雷狮则坐在自己刚刚练手干掉的野怪旁边等安迷修,顺便观察一下这里的地形。

他换掉了贴身的黑色紧身衣,改为较为宽松的短袖。但是外套还是那件运动服。前一两个月还好,小东西长得不快,甚至看不出来。但是目前,他已经有四个月大,雷狮的腹部有了一定的弧线。却也被他宽松的外套遮住。

熟悉的薄荷清香从身后飘来,雷狮勾勾唇角。

“终于来了。”

安迷修无奈地笑笑,朝人走进了些,弯下腰搂过自己的恋人,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开始吧。”

他后退,而被亲吻的那位却没有这么从容,他红了耳尖。

结果雷狮抄起雷神之锤就扑了过去。

安迷修甚至做好了被打的准备,闭着眼等待意料之中的痛感,但是等了几秒,依然没有向他袭来。他睁眼,看到雷狮僵在原地。

“雷狮,怎么了吗?”

安迷修收起双剑跑到他身旁,看着他的眸子充满担忧。

“没事....就....感觉小东西动了一下?”

随着元力武器数据化的消散,雷狮略带迟疑的声音传到安迷修耳内。

“什么?!”

................

嘉德罗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居然是给两个渣渣做科普。

“渣渣,干嘛这么大惊小怪啊,只是胎动而已啦。”

他勉强收下安迷修递来的肯x基和麦o劳的儿童套餐,给这个智商突然捉急的傻爸爸做解释。

“他肚子里的小渣渣长得蛮好的就会有这样的症状啊,很常见的,而且以后会经常动的。”

嘉德罗斯一边拆套餐的包装一边把脑子里的东西丢给两人。

安迷修自动过滤掉小孩儿的称呼,专注的记笔记。

雷狮从嘉德罗斯边上抢来一个汉堡就啃。

“渣渣!谁允许你碰我的东西了!”

“我买的为什么我不能吃。”

格瑞选择在旁边劝架。

04

    在小东西七个月的时候,嘉德罗斯和雷狮爆发了一场惨绝人寰的争吵。

是关于小朋友性别问题的争吵。

安迷修至今不理解他俩到底有什么理由吵。他选择拦住行动不太方便却还准备去打嘉德罗斯的雷狮。

结果雷狮装作很难受的哎呦几声吓得他赶紧松手。然后就被雷狮给电【物理】晕过去。

事情是这样的。

在给小东西做晚孕检查的时候,安迷修暗搓搓的问了医疗机器人小朋友的性别。

结果却得到它这样的回答:

“我觉得孩子比较像你。”

........嗯?这什么意思??

安迷修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情商,因为他完全不懂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

啊虽然像我我很开心啦。

然后他就和雷狮讲了这件事,于是雷狮狠狠的嫌弃了他一会。

“你还有脑子么。这么说肯定是男孩子啊。”

安迷修感到谜一般的尴尬。他亲一口恋人的面颊道:

“要不我们去问问嘉德罗斯吧?反正他是人造人啥都懂。”

看来小天才嘉九岁的形象在安迷修的脑子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啊。

然后两个人就找到了正在和格瑞打(xiu)架(en)的(ai)嘉德罗斯。

还有躲在边上给格瑞打call的金。

雷狮黑着脸简单粗暴的丢了一道惊雷在准备杠在一起的两人之间,强行打断他们。

“渣渣你干什么!!”

气的嘉德罗斯差点挥着神通棍就追着雷狮打。

之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嘉德罗斯一脸鄙夷地听完了安迷修讲解的全过程。

安迷修好气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嗯....是女孩子啊。”

嘉德罗斯瞅了几眼雷狮隆起来的腹部,张嘴吃下格瑞递来的牛奶糖。

一阵沉默过后,换成雷狮不爽了。他一拍桌子,语气不善。以至于他本来闻着舒心的酒香气味的信息素都变得浓厚而具有杀意。

“嘉德罗斯你怕不是零件出问题了吧?!女孩?!我们两个男的生出女孩?!”

活了九年这是第一次被质疑的嘉德罗斯二话不说就举起神通棍。

现场一片混乱。格瑞和安迷修苦不堪言。

只有金还在瑟瑟发抖。

“嘉九岁你给我记住了要是不是女孩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做我小弟!”

“渣渣谁怕谁啊!不可能是男孩!你输了就给我承认你是鶸!不你本来就是!”

等等,刚刚不是打架吗为什么变成赌博了??

状况外的格瑞和安迷修有点茫然。

05

到邻近预产期的时候,雷狮还是会每天出去散散步。顺便嘲讽一下安迷修:

“我都不慌你慌什么?”

安迷修委屈但是他不说。他只是每天都陪着雷狮出去溜达以免出什么意外。

果不其然,意外还真让他给碰上了。

在雷狮生日当天。

他看人心情好就没有阻止雷狮在预产期提前一个星期的情况下还要去散步。

但是现在这个状况他突然就后悔了。

安迷修扶住面色苍白的雷狮,给海盗团发通讯,再联系医疗机器。

虽然表面看上去他冷静的可怕但是其实心如乱麻,在做完这些后他还得安慰痛的不行雷狮 。

医疗机器好不容易把人送进产房之后,安迷修的手都是抖的。他抹了一把额角上的汗,逼迫自己冷静。

他在家属区和海盗团碰上了。

“大哥怎么样?!”

说实话这还是安迷修第一次看到情绪波动如此大的卡米尔。

陆陆续续,本来在海盗团据点给雷狮过生日的几位都赶到了医院。其中还包括嘉德罗斯。

安迷修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从产房传来的痛呼给截住了。

“嘶......很痛啊鶸你给我轻一点!啊!呃.....”

安迷修立即安静如鸡,就差拜神仙了。

啊啊啊啊不管是什么神仙了让他平安的出产房就可以了!!

安迷修活了19年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绝望与希望以及恐慌同在。

这也是雷狮活了18年第一次感受到啥叫痛到想自杀。

由于是alpha,身体本身就不适合生育,再加上雷狮还是男性,盆骨较窄,愣是他如何努力的去听医者的意思去用力,孩子还是死死卡在那,下不来。

将近两个小时的煎熬安迷修精神紧张到快要崩溃,而此时卡米尔却冷静下来,开始安慰他。

雷狮的痛呼在这时间内就没有断过,听得安迷修差点控制不住拎着双剑就冲进产房。

在一声孩子的啼哭声后,对两个人折磨才算告一段落。

安迷修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雷狮也累到泄气,不过alpha的变态体质却使他没有昏过去,只是身体虚脱。医者忙着清理血污,雷狮则是在想是男孩还是女孩,毕竟他和嘉德罗斯打了赌。

一想起这个他就来了精神,哑着嗓子问道:

“男孩还是女孩?”

医者抱着刚刚清理好的孩子笑着对他说是女孩。

.........

好吧好吧,嘉德罗斯你赢了。

雷狮有些不服气,皱着眉头看了看被包成团子的包子。

唔.....有点丑.....

皱巴巴的啊。

待医者清理好了床位和环境,通知外面等待的人可以进来了,安迷修第一个冲进病房。

雷狮满眼嫌弃的看看哭的一团糟的安迷修,扭过头去:

“我又不是要死了你哭这么丑。”

小混蛋也是。

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其他人也都进了病房,说是要看看小朋友。

嘉德罗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讲了出来:

“喂,渣渣,看你这么难受我就不难为你了.....”

“哇啊嘉德罗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解人意了?”

雷狮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逗着他。

安迷修抱着那个一点点大的小朋友,大气都不敢出。可能是感知到抱着她的人是父亲,小朋友没有哭闹。

安迷修终于停了眼泪。

谢谢你愿意成为我们的女儿,小公主。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表达谢意。

安迷修又当着众人的面,走到雷狮的病床旁边,坐在床边将他搂过来吻了他的嘴唇。

“辛苦了,雷狮。谢谢你。还有......”

“我爱你。”

雷狮被他的动作煽情的有些不自在。

然后围观的家伙们就开始闹了。

“哇哦我的眼睛!!”

“啊啊大赛第四第五公然虐狗!!”

..........

————————END————————

哈哈哈哈哈哈嗝我就问你们粗不粗\长!甜不甜!!

我大概是开不起车了我的肝.......

其实有点匆忙。手稿写了有七八页纸呢!

 @licadawn   @落羽氏  @南枝儿 
球评论球小红心小蓝手_(´□`」 ∠)_


评论(38)
热度(339)

© 红豆糕与秋刀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