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惊⚡

是默乐
爱人是狒。lof @吠掉了
在各种坑里呆着。

【安雷】形式主义敌对1

大赛结束背景。
OMEGA安xALPHA雷
OA·没错就是OA,注意避·雷。设定有改动。

各位大葛,请跟我一起读三遍tag“安雷,安雷,安雷”好了,心里建设完毕,等会要是再怀疑,我们再读一遍x开始吧。
————————
        1
        安迷修现在很苦恼。这种苦恼的程度甚至赶上了他第一次从医院的检验单上看到性别栏标着明晃晃的“男,omega”。噢,这当然不是说安迷修厌恶omega的性别,他心情复杂,只是在决定是否隐藏自己omega身份这件事上犹豫不决,毕竟若是以omega的身份去做事,基本不会得到多大的回报亦或是好处。
        这是一个对omega不友好的世界。
        但是!我们的安迷修现在关心的事完全和以上不搭边。他目前正瞅着裸体躺在自己身边的某人思考人生。哦虽然被子盖住了那人肩膀以下但这完全不会破坏安迷修的想象力。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这尴尬的早晨的前些时候——
 
       23:30p.m
      
        安迷修在买完信息素阻隔剂后的回家路上,偶然间看到某个不该在这里的人,不仅出现在他面前还莫名其妙对他露出了迷之微笑。
        震惊从脑内滚滚而去。疏忽之下他就被莫名其妙的不可抗力迷晕失去意识,距离扑街只有那么一点点。最后清晰的留在他脑子里的影像只有雷狮那个意味不明的笑。意识浑浑噩噩一片混沌,视线模糊还全身无力。
        好不意外!这标准的美少女夜晚独自出门被色狼盯上然后发生一些不妙事情的剧情!

        安迷修再次清醒是在雷狮的床上。
    
    就算是他这样腺体功能有问题的人都能被雷狮这时浓到快实体化的信息素冲击地提起性欲,更别说这个充盈着雷狮的气味的房间,以及信息素浓度高成这样,还没有引起人注意的bug一般的背景。
想想似乎都只有这个不在乎钱财的前雷王星三皇子能干得出来。
        安迷修试图趁着罪魁祸首在浴室洗澡的空档溜之大吉,然而手腕和床头铐在一起,即使在安迷修不懈的努力下,凝晶流焱暴力拆卸也都统统试了一遍之后,它们不仅完全不起作用,甚至那副结构特殊的手铐还在这房间灯光的照耀下闪出迷一般的光泽。
        安迷修感觉这个小玩意在嘲笑自己。他平日里的好脾气在这番命运的折磨下变得摇摇欲坠,一阵挣扎之后安迷修终于选择放弃溜之大吉的想法,“呼”地躺倒在这个绒毛的床上。
emmmmm…   其实还挺舒服的……
        他忍不住蹭了几下,暗暗夸赞了床铺的舒适度之后再十分正直地唾弃了雷狮的铺张浪费。
……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前大赛第五坐在壕气十足的绒被床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习惯性地挠上后颈,那里被咬破的皮肤还没有完全结痂,手摸上去还是会有刺痛感。
         等等——刺痛?
        安迷修一个激灵,顾不上后颈腺体丝丝麻麻的感觉,又仔细地触摸了一下那块皮肤,最后无奈的得出结论——腺体确实被破坏了,还在里面留下了别人的信息素。说明白点,就是他安迷修,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被完成了标记。
        千想万想,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这个自己盖章需要讨伐的人标记。
还他妈是终身标记。
安迷修掀开自己这边的一角被子,蹑手蹑脚的下床,眼神在地上散着的一堆衣服中搜寻自己的衣物。
哎说实在的,为啥被标记了我神清气爽甚至感觉精力充沛?看别人家的omega被标记好像都……蛮辛苦的?
安迷修冥思苦想,得不到答案。
——tbc——
大嘎要不要入OA邪/教啊!

评论(7)
热度(39)

© 鹿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