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惊⚡

是默乐
爱人是狒。lof @吠掉了
在各种坑里呆着。

【带卡】 花生1-2

alpha带土xbeta→omega卡老师

四战生还if
快乐挖坑快乐填坑……鸭
——————————
1
     “……幻术?”
     “你猜。”

        已是深夜,现任火影却在自家家门口停下脚步,他稍微仰起脸嗅嗅空气,不属于旗木家生物的气息透过那层面罩突兀地“挑逗”卡卡西的嗅觉神经。优秀的嗅觉赋予了卡卡西不需要视觉便可以分辨出他所闻到过的所有人或物气味的本领,所以即使他是一位beta,鼻子也依然比一般人要灵敏的多。
       
        所有人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
       
        那么这个让火影大人了记于心的味道的主人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卡卡西被面罩遮住的脸看不出动作,唯一可以泄露他情感的双目仅仅是眨眼的频率增加了那么一点,他直视眼前这个他惦记了半辈子的黑短炸,听着这人作对一般的回答心里一阵无力。六代目火影抬手用两指捏住眉心,试图放松神经,可最终他还是选择先打开灯压压惊。因为无论谁遇到了自己确认过的死/透了,而且在自己面前碎成渣的故人突然出现在家里,还在黑漆漆的背景里阴森森的瞧着你,就差一段“撒撒撒”的鬼片专用bgm来振奋你的精神,都不可能表现的稳如老狗毫无波澜。

“活着?”
“嗯。”
       
        短到令人尴尬的对话,卡卡西觉得不能再这么让空气凝固下去了,他朝那个人招招手。

“坐坐吧。”

2
        半夜2:50分
        宇智波带土先生坐在他小学同学的家里看着小学同学为他准备迟来的晚餐时忙前忙后的身影,低下头深刻的反省自己是不是出场方式太平庸了才没能让旗木卡卡西先生有一个被“surprise”的表现。

        所以说,他为什么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宇智波带土再次抬起头,瞄了一眼厨房里的人,刚刚放松的手指又一次捏紧成拳头,于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宇智波带土从旗木先生的沙发上站起身,穿着旗木先生给他的狗狗拖鞋,走在旗木先生家的地板上脚步坚定————

“卡卡西,麻烦给我做甜食谢谢。”

        宇智波靠在厨房门口的玻璃门边喊话。只有这个不能让步!带土想。他抱着手臂看着本来在做饭食的卡卡西君硬生生愣在原地几秒,这之后那家伙原本切芹菜的/刀/倏地被砍进刀板里,卡卡西把挂在柜边上的毛巾扯下来擦擦沾了一点菜汁的手,转过身,旗木先生弯起眼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虽然被面罩挡住了但完全挡不住厨房的小小灯光把他照的像神仙下凡:

“带土,不要太过分了呀。”

   
         宇智波带土发誓他什么都没做。

        总之是一段时间以后,旗木卡卡西一手端着大家都知道的那什么红豆糕,另一手端着一碗花胶燉鲜奶走出厨房。

“带土,你要的甜食。”

        卡卡西“哐”地把红豆糕敲在宇智波面前,再把鲜奶也推过去。也许是力道没控制好,鲜奶从碗沿滑落几滴,径直掉在卡卡西手指上,处女座的笑容在不到半秒的时间里直接崩掉。阴冷的眼神让带土想起了很久以前还在暗部混的少年卡卡西。
        宇智波深知某人洁癖的毛病,干脆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眼观鼻鼻观心默念一声“我开动了”开始解决这份小学同学的手艺。

————tbc————

评论(3)
热度(40)

© 鹿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