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糕与秋刀鱼

=默乐
沉迷于yuzu无法自拔*
凹凸吃安雷不拆不逆*
也吃嘉瑞嘉,金瑞*
太太的粮超好吃啊!
在各种坑里白嫖。

Way Down Deep【深陷】<3>

.设定*    <1>   <2>


ooc预警* 

我流雷总。yeah

一句话帕佩。

微卡雷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

安哥领盒饭去了,嗯。

————————————————————

    雷狮站在家门口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纠结。

虽然对他来说半个小时绰绰有余,甚至他还去蛋糕店帮卡米尔带了他最爱吃的蛋糕但是他还是有点慌。具体慌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卡米尔靠着门站着,看着玩成一团的佩利和帕洛斯,不,准确来说是逗着佩利的帕洛斯心里一阵疲惫。自己的大哥夜不归宿也就算了,这还有两个深夜来访说是找大哥打电动的人。


信你们才有鬼了。


别以为我年龄比你们小我就啥都不懂。找大哥打群架这事我还是知道的。

帕洛斯感觉背后一凉,卡米尔的幽幽目光直透灵魂,简直就是监视。


“不会吧,这小子啥都知道???雷狮老大你嘴到底是有多不严谨”


帕洛斯心塞,本来雷狮说今晚等卡米尔睡着后溜出去浪的,看来是不行了。


................


雷狮最终还是决定敲门,毕竟自己有筹码。哦,就是那个蛋糕。


5

4

3

2

1

五秒后卡米尔开了门,雷狮装作轻松的打了招呼,进门,关门,放下背包。

等着卡米尔问话。

意料之中的质问并没有来,雷狮也不多问,这事也就算过去了,雷狮松了一口气,朝一旁从自己进门以来就正襟危坐的两个人看去,并且开始努力使眼色。帕洛斯立刻领会到雷狮的意思拉着佩利起身准备离开。


“两位学长,刚来就要走么?”


卡米尔在两人拉开门的那一刻从厨房探出头来,脸上挂着和蔼的微笑。

顿时一片寂静。

于是就有了这个场景。

帕洛斯和佩利被拉去厨房帮着做夜宵。雷狮百般无聊地瘫在沙发上半挂着外套调着电视节目。


“啊啊好无聊啊,这三个人怎么这么慢...”


随手从桌上拎起一罐啤酒,单手拉扣打开,向嘴里灌了一口,又突然想到什么,把遥控器一丢,拿起手机解开锁屏后便看到了被自己标注为“傻逼骑士”的安迷修发来的一堆消息。

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个弧度,点开回话栏回复:


“我没事,卡米尔没有说什么,倒是你,独自包场的感觉爽不爽?”


随后又继续他的调电视的动作。

这时炸厨房三人组也从厨房走了出来,拿着卡米尔所做的夜宵端上桌。卡米尔招呼雷狮来吃,另两人也开始吃了起来、


“卡米尔你手艺不错啊”


帕洛斯由衷夸赞,不过只换来他的淡淡一声“谢谢。”

能把蛋糕做成孜然味也就你了卡米尔。

帕洛斯内心呐喊。

雷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微微致意示意他们安静。


“喂?丹尼尔教练?有什么事吗?”


那头的丹尼尔似乎有些着急,语速很快,这边的雷狮也在仔细的听。


“雷狮,你今晚是不是训练新节目了?”


雷狮回答是,还没等他问些什么,丹尼尔的下一句话就彻底让雷狮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练习被人偷\拍传到网上了。


顺带安迷修的也是。


要知道,选手的节目都有自己的公开时机,这个时候对于二人来说还太早了。对于内行人来说,这无疑是大好的参考资料,用来分析对手的实力以及对自己的节目进行改进。

雷狮又和丹尼尔谈了些什么,挂掉电话。

立即打给还在冰场训练毫不知情的安迷修。却没有人接。


“啧,这个傻子,一点意识都没有。”


皱眉,他只能和卡米尔说明情况,拿起手机就奔向冰场。

他不知道到底是谁, 也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做的,那么,就等着吧。

我会让你知道,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


安迷修在休息的间隙,看了看手机,自然看到了雷狮的回复。顺着他的意思,他打了两个字:

很爽。

又喝了一口水,瞄了一眼时间,1点半。想着再练练巩固节目的他并不知道有人就在某个地方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摘去刀套,再上冰,安迷修呼出一口气,准备进行接下来安排好的旋转练习。但是他听到了雷狮的声音。


“安迷修!别练了!跟我走!”


他听到他急切的语气。


雷狮看到暗处的一抹亮光,扯过安迷修就追了过去。

“小子,不管你是谁。被我抓住。你就完了。”


-------------------FIN------------------

啊........我终于.........搞出来了..........

怪他  licadawn

他在催。

我感觉,就我这进度,三十节根本写不完。天啊。

宛如一条咸鱼。

懒癌发作,有没有人来勾搭。










评论(16)
热度(24)

© 红豆糕与秋刀鱼 | Powered by LOFTER